就是把这个房子重新强制过户到张光兴老人名下-游戏台式机-汕尾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上虞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房产执行-就是把这个房子重新强制过户到张光兴老人名下

莫雷必须道歉

2017年4月,放貸公司又主動提出可以再給老人貸款100萬。兩位老人講,貸款公司是北京新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淑芳給他們找的,是兩家公司的人帶着他們一起去公證處做的房屋抵押公證手續。

那老人的房子怎麼會被別人賣掉呢?律師發現,問題出在他們在北京方正公證處簽下的這份委託書。內容顯示:受託人可以代我們到房地產交易管理部門辦理房產產權轉移、過戶事宜等。受託人就是放貸公司的楊世軍。

專家指出,以前詐騙犯罪都是偷偷摸摸,但現在新型的涉「套路貸」犯罪,在個別不法法律專業人士的幫助下,詐騙人員藉助貸款抵押合同、全權委託書等,並通過在公證處辦理公證手續,使詐騙犯罪披上了法律的外衣。

虛假交易 法院判定賣房合同無效

張光興老人所說的王淑芳是北京新元盛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雙方簽訂的合同顯示,老人投資300萬元購買公司保健品800公斤,一年後公司以溢價24%全額回購,總計372萬。合同約定,每月1號,公司向張光興老人的賬戶支付回購款6萬,一年共支付72萬。本金300萬合同到期公司一次性支付給老人。合同還約定,每月1號,公司還負責替老人支付貸款所產生的利息9萬元。

一年什麼都不幹,就可以獲得72萬。300萬貸款的利息,一個月高達9萬,這些都明顯不合理。人貪念一起,就很容易放過明顯的騙局破綻,掉入陷阱中。房子被小貸公司的人員強行賣掉,並被趕出家門后,張光興老人在律師的幫助下,向法院提起訴訟。那法院將將房子判還給老人的依據是什麼呢?

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法院審理后發現,張光興、劉曙光老人房子的買受人丁明,實際上並沒有付款,丁明也在法庭上承認,自己是替小貸公司的楊世軍代為持有房子。

記者拿到兩份今年3月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此類借貸糾紛的判決,涉案借款和張廣興老人完全相同,都是投資給了北京新元公司,法院最後的裁定是:認為本案有經濟犯罪嫌疑,裁定駁回原告也就是放貸人的起訴,將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機關。

被強制執行人: 楊世軍。田碩寧: 證件。田碩寧: 是這樣啊,我們今天前來執行騰退丰台區芳星園一區4號樓506。506室現在能不能騰退交付給張光興,

接到法院的強制執行通知后,已經在外租房居住了一年零四個月的張光興、劉曙光老人在律師的陪同下,早早就在北京市丰台區芳星園小區的自家樓下,等候執行法官的到來。北京丰台法院的執行法官和法警到達后,強制執行立刻開始。這位穿橘黃上衣的男子就是被強制執行人楊世軍。在法官和法警的監督下,他主動打開了房門。

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法院執行法官 田碩寧: 我們正在和我們的丰台區不動產登記中心在做協調,準備做強制過戶手續。就是把這個房子重新強制過戶到張光興老人名下,並且這個房子的抵押也要強制解除。

北京市民 張光興: 我說你證明,你有什麼證明?所以他就拿出來證明了,他說現在房子已經,新的房產證是他們的房產證了,他拿出來看了,看了以後,我說這不可能的事,我也沒有賣,怎麼會他拿到房子呢。

針對花樣繁多的「套路貸」犯罪,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出台了《關於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界定了「套路貸」和民間借貸的區別,指出:「套路貸」,是對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假借民間借貸之名,誘使或迫使被害人簽訂「借貸」或變相「借貸」「抵押」「擔保」等相關協議……並藉助訴訟、仲裁、公證或者採用暴力、威脅以及其他手段非法佔有被害人財物的相關違法犯罪活動。

一審判決后,被告楊世軍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今年4月,北京二中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了楊世軍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 劉俊海: 濫用法律,用法律手段來非法侵佔老年人財產,那麼這種做法之前是沒見過的|以合同的名義,以公證的名義,以仲裁裁決的名義,來誘使老年人上當受騙,真正能夠做到自我保護,能意識到法律風險的老年人少而又少。

張光興 劉曙光老人代理律師 齊正: 丁明在法庭上說,這個房子不是他花錢買的,他是北京人,北京戶口,替楊世軍來代為持有這個房產。

法院審理后認為,代理人不得以被代理人的名義,與自己實施民事法律行為。根據在方正公證處簽署的文件,張光興委託楊世軍出售房屋,丁明作為購房人是代楊世軍持有房屋,因此楊世軍以張光興的名義與丁明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本質上是楊世軍與自己簽訂合同。故楊世軍以張光興名義與丁明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屬於無效。最後判令被告丁明、楊世軍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房屋交還給張光興老人。

經過法院強制執行,張光興老人雖然要回了自己的房子。但放貸人楊世軍在執行現場也表示,老人當初向自己借的400萬貸款啥時候還?據了解,這起借貸糾紛目前法院正在審理,還沒有判決。

記者注意到,北京二中院作出終審判決兩個月後,6月21號,北京市方正公證處主動撤銷了2017年3月所做的張光興、劉曙光夫婦委託楊世軍辦理自己房產的抵押、解押、出售的公正書,撤銷的依據是《公證程序規則》第六十三條第三項:公證書的基本內容違法或者與事實不符的,應當作出撤銷公證書的處理決定。

公證處撤銷委託出售房產公證書

2018年10月18號,我們就報道了北京一對80多歲的退休老人,上當受騙后,連唯一住房都被騙子設套兒騙走、賣掉的案例。

以房抵押 貸款投資保健品掉陷阱

2017年8月,北京新元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淑芳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北京警方羈押,后逮捕。王淑芳被抓后張光興老人貸款的利息也就無人償還。2017年12月,在老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房子被貸款公司的楊世軍以低於市場價約200萬賣掉。

2018年的4月的一天,突然有人敲張光興老人的房門,說房子是他們的了。

公證文件藏貓膩 老人房子被賣

事情緣起於2016年12月,當時非常注重養生的張光興老人,在被拉去聽了幾次北京新元盛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講座后,開始購買它們的保健品,並最終聽信他們的蠱惑,用自己的房子做抵押向借貸公司貸款300萬進行了所謂的投資。

四部委出台的《關於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還明確規定,以老年人為對象實施「套路貸」的,應從重處罰。專家建議,根據意見精神,司法機關在打擊涉「套路貸」犯罪時,如果以公司形式犯罪的,在對公司依法懲處的同時,還要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背後的實際控制人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有共同犯罪、甚至涉嫌黑惡勢力犯罪的更應一併從嚴懲處。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 劉俊海: 我們的市場監管部門,包括金融監管部門,甚至還有公安機關的對於這種新興的套路,往往從不熟悉到熟悉有一個過程。所以在有監管漏洞 監管盲區和監管真空地帶的情況下,就出現了這種監管套利的現象,所以犯罪分子就有機可乘了。

7月23號,北京法院的法官和法警依法強制執行,將房子歸還給了老人。

據了解,給張光興老人辦理了相關公證手續的公證員楊某某以及其他十余名公證員,因涉嫌犯罪已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

嚴懲"套路貸"保障老人權益

新的房產證顯示,老人的這套房子已經是一個叫丁明的人的了。隨後,來人強行更換門鎖后,將老人趕出了他們唯一的住房。

記者了解到,近兩年以保健品等為幌子,專門針對老年人設置投資理財陷阱、實施詐騙犯罪的案件多次發生,今年年初爆發的北京中安民生「以房養老」騙局案,詐騙套路和新元公司一模一樣。多起案件背後涉及上千名老人的房子被詐騙公司和小貸公司聯合設套兒抵押,甚至被過戶賣掉。

被強制執行人: 可以。被強制執行人楊世軍告訴法官,房子里已經沒有他的物品,張光興、劉曙光兩位老人也對房子里原來留存的自己的物品仔細進行了清點。一個多小時后,強制執行結束,房子順利交還給了兩位老人。

北京市民 張光興: 他們說這個房子貸款啊,你沒有什麼風險,然後呢而且又給你保健品,然後給利息,都由王淑芳她的公司她來還,最後本錢也她來還,所以我當時聽了以後就覺得這麼個好事情啊,確實是不錯。

北京市民 劉曙光: 壓根就沒給我們介紹哪個公證員是我們的,是叫什麼名字,然後簽東西一會他們拿來一個東西讓我們簽,一會說這個沒問題的,簽完以後你們就可以吃那個保健品了什麼的。

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法院執行法官 田碩寧: 等一下啊,我跟你核實一下身份。我是丰台區法院執行局田碩寧,給你看一下證件,您的身份?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以免費吃保健品、以房養老等為幌子,讓老年人將房產抵押、進行所謂投資的詐騙案件近幾年頻頻發生,在嚴重侵害老年人合法權益的同時,也給社會穩定帶來了隱患。針對此類犯罪,國家出台了哪些法律法規予以打擊?我們來看記者進一步的報道。

張光興老人今年已經86歲,在外顛沛流離一年多之後,重新回到自己家中,百感交集。那一年多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被人趕出了自己的房子呢?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 劉俊海: 最大的區別就在於民間借貸裡邊,債權人他只想賺你的利息,沒想非法佔有你的房產、你的抵押品|,但「套路貸」當時跟你簽訂合同,它就是專門設一個陷阱,事先準備好了公證的文書,甚至有些規定了雙方要選擇一種預先裁決的方式,這種行為看得出來他的目標是直接針對老年人的房產。

針對老年人特別注重養生而風險防範能力又弱的特點,一些涉嫌「套路貸」的詐騙分子專門打起了老年人的主意。

對於這份自己簽了名的委託書,兩位老人表示當時是聽信了保健品公司和小貸公司人員的說辭,說是履行個公證手續,讓說什麼就說什麼,然後就可以貸到款免費吃保健品了;至於簽署了這些公證文件意味着什麼,他們完全稀里糊塗。

今日关键词:《赢天下》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