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虞新闻 >>文化新闻

均已决定今年旗下影片不会报名参加金马奖

溫哥華華語電影節(Vancouver Chinese Film Festival)是加拿大主流的電影節之一,聚焦海內外華語電影人及電影作品。高志森一直反對「港獨」,故此《朝花夕拾.芳華絕代─拾芳Dearest Anita》已決定退出金馬獎。高志森表示,去年有人於金馬獎的頒獎台上講有關「台獨」的言論,基於自己立場,他已去信金馬獎退出參選,並獲大會來信回覆表示感到遺憾及可惜。高志森表示,除非金馬獎就去年的事表態,否則決不參加。

2019-08-20

这是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夏祭和秋祭的相应活动之一

圖:「童真百貨」(部分展品)將童年回憶化成陶瓷展示

2019-08-17

「如何思考陶瓷创作」是她不懈探索之方向

港文化別樣精彩尹麗娟常在陶瓷的物料、技術、與當代藝術關係等作新嘗試,同時不希望自己走得太遠。她也把這種思考延伸到教學中。她認為香港人即使日常熟悉陶瓷,但藝術的感知深受西方現當代藝術的影響,在創作的方向甚少限於固有的形態,因此在引導學生思考時,她會以一定的概念啟發學生反思陶瓷藝術。

2019-08-17

身为绘画巨匠的夏加尔从不掩饰他对音乐的痴迷

「我想要映射,通過一面高高在上的鏡子,在一束絢爛多彩的夢中,展現這些演員和作曲家的創造……像鳥一樣擺脫思想或規則的束縛自由歌唱,向那些偉大的歌劇和芭蕾作曲家們致意。」夏加爾將被視為其個人藝術最完美符號、擁有紅翅膀飛翔的吹笛人,不露聲色地繪製在他的「俄國老鄉」穆索爾斯基歌劇《鮑里斯.戈都諾夫》的藍色區域中。這個熱愛音樂、嚮往自由的圖案出現在他數不勝數的畫作中。我想,或許他將自己化身成那個吹笛人,在色彩斑斕的音樂海洋中最終實現了像鳥兒一樣無拘無束自由翱翔的夢想吧。

2019-08-16

「文化共融」希望社会各界始终坚守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

香港影業協會亦發表聲明指出,當前,香港正面臨着持續動盪的嚴峻局勢,我們對愈演愈烈的暴力行為深感痛心和憂心。在此我們嚴正聲明,香港人始終都有表達政治訴求的權利,但表達訴求不應跨越人性和道德的底線;不應危及市民的生活和社會的秩序;不應損害國家主權和民族感情。

2019-08-16

图:汉斯.马卡特的代表作《查尔斯五世进入安特卫普》

圖:漢斯.馬卡特的代表作《查爾斯五世進入安特衛普》

2019-08-14

图:张艺兴不满三星官网「模糊中国主权领土完整」

圖:張藝興不滿三星官網「模糊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宣布與該品牌解約

2019-08-14

中国文盲率由二○○○年的百分之六点七二下降至百分之四点○八

新中國努力掃盲,既為了國家自身的建設,同時也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一九八七年十一月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確定一九九○年為國際掃盲年,全球每個居民都有受教育的權利。中國作為世界大家庭中的主要成員,是世界上文盲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當然要作出盡力掃盲的承諾。經過多年的努力,根據國家統計局二○一○年數據,中國文盲率由二○○○年的百分之六點七二下降至百分之四點○八。掃盲成績非凡,深受國際讚譽。然而,中國地大人口多,近十年來文盲率有所反覆,根據二○一七年統計年鑒,中國的文盲率為百分之五點二八,可見掃盲工作仍十分艱巨。

2019-08-13

这场「美乐大同」音乐会共演奏了五首乐曲

由音樂總監陳永華帶領的香港聖樂團一行六十多人,於六月杪順利回到香港,完成為期十一天的多倫多「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暨港加音樂文化之旅」,這其實亦是今年香港駐多倫多經濟貿易辦事處首次在多倫多及溫哥華東西兩岸舉辦「香港周」的重要活動。由香港聖樂團聯同溫哥華聖樂團(部分團員是香港聖樂團的舊團員)組成近百人的陣容,和多倫多的KSO管弦樂團聯手於六月下旬在列治文山表演藝術中心(Richmond Hill Centre for the Performing Arts)舉行「美樂大同」音樂會。\周凡夫

2019-08-11

在利铭泽典宬安排了讲座「音乐连系港加两地」

「香港:超越的傳奇」攝影展其後移師到多倫多市北約克市政會堂、多倫多大學利銘澤典宬(利銘澤圖書館)展出;開幕禮當日下午,在利銘澤典宬安排了講座「音樂連繫港加兩地」,由當年在多倫多大學音樂系唸書,現時是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主席的陳永華主講。當年陳永華在多大唸書時的音樂老師、已九十二歲高齡的John Beckwith亦到場出席支持。「香港周」其他活動還有在萬錦市Hilton Suites舉行的「邁向亞洲,首選香港2.0」2019全國會議,和在列治文山演藝中心舉行的「美樂大同」音樂會。

2019-08-11

李小龙的英雄本色不仅将「中国功夫」推向全世界

趣味元素老少皆宜什麼樣的音樂可以形容李小龍?黃狄文認為,中樂為底色,融入爵士樂,交融古今、中西,這樣的樂曲特色像極了李小龍的風格。由本地潮流樂隊SIU2打造的配樂,選用中國傳統民樂器——笙,為主要樂器,或加入古箏、琵琶與爵士鼓等中西樂器爭鳴發聲。「我們用笙代表李小龍,笙的音韻黏黏的,而且有一種豐富的味道,能帶出醇厚的人生閱歷,而爵士樂有很多即興部分,就像水。」黃狄文說。為配合舞蹈,是次請到的音響設計、劇場構作、布景及服裝設計、燈光設計、錄像設計團隊,也將圍繞李小龍的武術哲學和傳奇人生來設計。

2019-08-08

央视新闻发起的话题「五星红旗有十四亿护旗手」

為護國旗,次日白天,我等香港市民自發地聚集在尖沙咀,向重新升起的國旗唱國歌。因擔心沒有替換的國旗,同行者中的一位市民林先生特意帶上「傳家寶」:一面五星紅旗。他向大家介紹道,該面國旗由他父親購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還需要證明才能購買」,而且每年的七月一日和十月一日,林先生家中都會掛起國旗,慶祝香港回歸和祖國生日。

2019-08-08

影片中有这样有趣的一幕:三姐妹在房内见到一只蟑螂

細膩感人 寓意深刻影片的結局是父親的火鍋店在一年後終於結業了,三姐妹各自回到了自己舊有的生活空間,但三人已經重新找到了親情的支持。整個作品細膩感人,節奏緩慢卻又恰到好處。影片結構設計獨特、對白精簡卻寓意深刻。回望父親那漸漸消逝的身影,她們放下了怨恨擁抱親情,並重新踏上自己未來的人生之路……父親留下的則是那永遠、充滿期待的微笑。

2019-08-08

她说:「最早的南戏中的『捡场人』一般都由戏班班主充当

她向記者描述演出場面,舞台將搭建成一個古戲台的形式,左右兩邊貼上對聯,並設置「出將」、「入相」,整個舞台上只有一桌兩椅,從頭到尾一場景。演出開始,首先由樂隊出場向觀眾作揖,然後樂池歸坐,現場演奏,接着由「撿場人」出場道白,與樂隊應答一番,介紹戲的名字、故事發生時間及主題,之後舉起戲牌上書劇名,示意正戲開場。之後演出中,樂師還要跑龍套,充當群眾演員,撿場人則負責搬運道具、發表議論等。

2019-08-08

任何一个点画都是由四周的边缘线围起来的

墨蹟中點畫邊緣的形態在金石中可能發生變化,一種情形是變得簡潔,而另一種情形是變得豐富。刻工常常將複雜的點畫形態變得簡單,而風蝕水浸等因素形成的殘泐又讓點畫邊緣的形狀變得豐富。泐痕自然天成,摹仿出它的神趣有相當的難度。李瑞清和曾熙金石造詣頗深,但在有些作品中,點畫邊緣呈現為有規律的波浪線,似乎從開頭就能預知結尾的形狀,看似豐富,卻又失於簡單了。

2019-08-08

剧中大小官员所着襴袍为唐朝男子常服的一种

另外,考慮到成本問題,古裝電視劇的服裝多通過租借或循環使用等方式獲得,這樣的例子在TVB作品中不勝枚舉。二○○二年《雲海玉弓緣》中葉璇所穿的戲服,時隔十一年後在《金枝慾孽》中有妃嬪繼續使用,兩部電視劇的背景雖都在清朝中期,但兩個角色身份差距巨大,一個武林俠女,一個後宮貴婦,穿同樣款式、料子的衣服,實在經不起推敲。

2019-08-08

冯永基是一位勤奋创作和力求创立个人风格的水墨画家

馮永基曾從多位畫家習畫。包括早年隨葉哲豪、陳學書分別習國畫及油畫。他自言對他有直接影響是新水墨大師呂壽琨。一九七○年代隨何百里及楊善深進修。一九八○年代他報讀香港中文大學校外進修部及港大校外課程部水墨課程,為其對現代水墨重新探索的轉捩點。馮永基早年的畫風反映着嶺南畫派諸師如何百里、何才安等的影子。在接觸到呂壽琨倡導新水墨運動的風格後,馮永基的山水畫風格在八十年代開始轉型,趨向於抽象化的發展,以抽象化書法大筆觸和水墨渲染畫面、行筆和用色對比仍反映呂壽琨抽象山水的影響,同時也移用和蛻變呂壽琨的新水墨意象和劉國松「宇宙系列」當代水墨風格來力創新風。經歷多方探索,馮永基在八十年代晚期至九十年代逐漸矗立了個人風格。

2019-08-07

这「人生四层次」的关键是每一层必须建立在另一层次上

社會穩定,百姓有飯可吃,才有民生,方能安居樂業。俗語有言「民以食為天,食以味為先」,非常坦白地道出人的心聲。印象中曾有食肆以「食為先」為店名,名字改得真好,正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學術或哲理的華衣可以一時遮掩瘦骨嶙峋的軀體,但無法減輕飢腸轆轆的感覺,長此下去不會有什麼文明進步可言,因為人類將活不下去,只有叫苦連天。

2019-08-06

」这部电影就是一个真实的家庭情感的呈现

「生活生生不息,生活承擔了所有的悲傷。」是毛尖對生活的感悟,在《四個春天》得到了印證。她舉例第三個春天是沉重的,姐姐的離世為家人生活帶來悲傷,除了為姐姐添一抔土外,生活仍在繼續。因為「生活承擔了主要的悲痛,而不是個人承擔了所有的悲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用吃飯情節建構電影節奏」,這一點中在《四個春天》也得到體現。當一家人圍坐飯桌旁時,專門為離世的姐姐留出一個位置,就是真實的生活,「日常生活構成全部的生活史詩。」

2019-08-06

乐曲是由一个「五架头」与乐队合奏

弦詩樂 特色未顯先以陳思昂改編的潮州弦詩樂《寒鴉戲水》為例。這首樂曲原屬潮州弦詩的傳統十大套之一。若以原曲而言,是一首意境極高而可以充分展現潮樂特色的樂曲。根據傳統演法,樂曲以二弦領奏,其他器樂例如琵琶、三弦、椰胡、洞蕭、揚琴、古箏,須一一跟從,情況好比一族之長領導一眾族人。居於領奏地位的二弦,全程以尖拔的琴聲領導一眾樂器,形成一領眾和的樂境。設若二弦琴聲不彰,此曲就隨即失卻潮樂特色。偏偏當晚音樂會卻把二弦貶抑,弄致本居領奏的二弦淪為一眾樂器之一,全曲便因此頓失潮味而與一般民樂無異。最諷刺的是一曲既終,指揮李復斌卻示意給掌聲予拉二弦的女演奏員王一婧。明明二弦絕無領奏之功,何苦示意給王一婧掌聲?這豈不是叫人尷尬嗎?

2019-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