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校丁克生君热心改良四川乳牛-金融资讯协会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上虞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大学成都-本校丁克生君热心改良四川乳牛

国内油价或上调

聘任的胡昌熾、喬啟明、魏景超、單壽父等,為金大農學院園藝系、農經系、蠶桑系教授。1941年秋,美國愛荷華農工學院哲學博士何文俊返校,領銜創設華大農業研究所,從事乳牛、羊及果樹、蔬菜、稻麥等的改良及推廣。1945年,農業專修科教職員及畢業生熱誠募捐建立基金,農藝系終於開設。

壩上的荷蘭奶牛在草坪上,悠閑啃草,而琴房中的鋼琴聲錚錚淙淙,流淌不絕。「對牛彈琴」不獨為壩上有聲有色有動有靜,自由流淌的風景。更有實際效益。1944年,據華大牛乳畜育種工作成績報告,一代改良母牛的產奶量要比土種母牛多三倍至四倍,即每天最高產奶量可達廿磅左右,而乳期可加長至十個月左右。其改良至三四代以後,有可能四五十磅或五六十磅。至1936年,成渝兩地已有奶牛400餘頭;到1946年發展到2000頭的規模。1949年,四川有雜種牛2000頭,雜種牛300天產奶量2000—3000公斤,高產個體4000公斤。

是年,丁克生已有餘力向西康省建設廳贈送2頭純種荷蘭牛。那些強健的異類開始進入雪域高原,且繁衍生息。

生物系農科主任丁克生先生,春節自安南攜回牧草一種,品種名稱不詳,理在校內開地試種,生長特茂,現高達15.7英尺,產量豐富,營養成分也高。聞將大量繁殖推廣,已解決我國當前最嚴重之畜牧飼料問題。安南即今越南,丁克生此舉之艱難,或可類比《白蛇傳》里小青盜仙草。這種草或是苜蓿?壩上最常見的鳥是烏鴉(成都人叫老鴰)。因奶牛場附近草坪廣植苜蓿,屬雜食鳥類烏鴉以草籽、小蟲、腐物為食,因此經常光顧壩上足球場側草坪,每天它們成百的飛到壩上覓食玩耍,暮晚飛回山上的大樹上歸巢棲息。

前些天,我送了他(劉文輝)一些生長在我們大學幼兒園裡的冬季粗皮蘋果,他很喜歡,並表示希望得到幾棵明年就能結果的蘋果樹。十年來,我們一直悄悄鑽研改進蘋果品質的方法——如今,我們通過每年收成的數以千計的果實,已經有了較為成熟的改進方案。在成都本地其實一直有一個官方的試驗點,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大約有20年了;第一位研究者是一個狂熱的園藝家,但由於有太多的可能性,他們反而幾乎一事無成,除了花錢,以及在選擇適宜的種植地上面搖擺不定。而我們在這方面卻有一個非常良好的開端……

橫渡大洋來,楓葉流霞布彩台。迎着岷峨春浪涌,施才。牛奶雞蛋產不衰。 山野少塵埃,蘋果檸檬萬樹栽。食貨優良心與共,期待。舌上甘甜記善哉!

牛奶先是達官貴人的稀罕物,逐步進入中產階級家,餐廳的牛奶咖啡,街頭的冰激凌、布丁,逐漸為平民大眾嘗試。1935年,宋美齡撰文推薦牛奶,還專門買來一群荷斯坦奶牛,上門請丁克生幫忙飼養。

綠茵場上丁克生身高只有一米五多,置身中國人中間身材矮小,在壩上西人中更是矮到極點,故人送其綽號「丁矮子」。他不但不惱,有時還學川人幽默「展言之」,自嘲我是「矮子過河——安(淹)了心的」。

首任農科主任養奶牛、引進優質家畜家禽、改良果樹等一系列的成功,只是丁克生的微小滿足,他最大的心愿是用撒豆成兵的辦法,把那些事業推廣開去。過去華大未辦農科,只在理學院生物系設農業組。1923年,丁克生在理學院開設園藝學、乳牛學、養雞學及農業教育等課程,供理學院之生物系、教育系學生自由選修。經丁克生力促,1919年始,華大獲教部批准,農業組自生物系剝離,先變為農業專修班,后改為兩年制專修科,招收高中畢業生。丁克生兼任主任。春秋一度,回首往昔,華大校刊報道:

1939年,丁克生(左)與弟子在農場待種的果樹苗前。

相對於傳布福音使命的且躓且行,農學推廣卻一路歡歌。1944年12月10號,華西邊疆研究會第三次公開講演敦請丁克生博士講《四川廿年來畜牧與果樹之改進》。這是他最關心也最開心的兩樁大事。

丁家的宅院,就是生長着各種珍稀新穎植物的百草園。

本校為提倡生產教育,造就農業技術及推廣高級幹部人才,以應抗戰建國之需要起見,爰于廿九年秋,將原附設之農業專修班依照大學規程擴充改為二年制農業專修科,隸屬本校理學院,聘請英籍教授丁克生先生為本科主任。是年秋季第一期招生,報名考者極為踴躍,經嚴格評選后,計錄取付蘭芬等20名,本年招考第二批新生,錄取庄自力等20名。入學資格,概系高中或高級農校畢業。本年二月,奉到教育部核準備案之令文,各課教學設備均已分別大加改善充實,除原有三台山及本校事務所前實習農場30餘畝外,復增加洋墳及協中前水田40畝余畝。此外並蒙麻風病醫院高醫生,及中國國貨貨運公司供給場地30餘畝,闢作蔬菜園藝實習場,肺病療養院果園一座,內有蘋果樹500餘株。丁克生先生私人經營之牛奶場,內有乳牛30餘頭,雞羊二百數十頭,均交給本科代為經營,藉便學生實習。並特約遣族學校牛奶場、厚生農場、富康農場,為本科學生校外實習場地。儀器圖書、新式農具,視實際需要之緩急,分別次第添購,力求充實。師資人才,除普通課程由本校文理兩院教授擔任外,專門課程蓋聘農學界知名積學之士,如汪啟愚、胡昌熾、喬啟明、魏景超、單壽父、于景讓、張松陰、管相恆諸先生,均系我國第一流之權威教授。教導內容,以講授實習並重,期使學理經驗打成一片,造就真能學以致用之人才。

優質奶牛,離不得優質牧草。1942年《華大校刊》刊登消息:

丁克生負責飼養的奶牛,與附近琴房的音樂構成了華西壩的一景——對牛彈琴。

昨晚我們舉行了一次周日晚禮拜儀式,主題為「人與神的關係」,其效果真正是極好的。沒有人對最初的使命產生退縮。儀式由副校長張(凌高)先生擔任臨時主席,他在正式佈道完成後進行了一個簡短的講道。他告訴學生們,不管目前在中國發生了什麼,包括所有的排外思潮等,我們的大學都會堅持自己的立場不變,即將大學的全體學生及相關學校的學生培養成為基督教徒……

「奶子濾過,倒在煮奶罐裡頭。」

啟爾德從中國本地母牛身上成功取奶,宛如一幕情景劇。然其產量低成本高,僅聊勝於無。

在校方支持下,丁克生建起華大奶牛場,並幫助本地飼養戶前來配種。得到地方政府襄助后,他開始籌建四川奶牛改良協會。1927年9月26日,他在致多倫多皇后西街299號加拿大聯合教會海外差會阿納普的信中寫道: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南京「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20餘頭純種奶牛運來成都,養在華西壩。一下子壯大了丁克生的奶牛群。丁克生帶領助手呂高輝,試行人工授精配種法,促進了純種荷蘭牛的繁殖,增加了雜交改良的雜種牛,為培育四川黑白花奶牛奠定基礎。牛奶開始端上更多家庭的餐桌,一些企業主與富裕地主也開始經營奶牛養殖業。華西壩的雜種奶牛,聞名遐邇,雲南、貴州、湖北等省爭相來蓉採購,外運走。據1940年《華大校刊》報道:

「認得來。」「好,你可以下鄉去找,要才下過兒子的牛才好。牛兒子有一兩個月就合適。第一要緊,要看牛的奶包大。奶頭又要長大。牛架子大,肥一點,不瘦。牛要嫩點,不過幾歲才好。像這宗牛,奶子該多。找倒這樣的牛,可以把價講定,限三十塊錢,有少嗎,更好。講成了,可以交一元定錢。要把牛牽回來喂幾天。賣牛的,來一個經佑牛,還是使得。牛兒子小,走不得,可以背。拿這塊錢去,作定錢。拿兩吊錢作盤纏。」

「還是不行。」「拿繩子來,把後腳栓來作攏。這下子,奶頭洗咯,跟倒擠奶子。」

「要記倒,回回擠奶子的時候,先要洗奶頭。自己的手,也要回回洗乾淨。」

「趙興順,我們要買一根牛擠奶子。你認得來牛嗎?」

1941年教育部核發「專科以上學校久任教員服務獎狀」,華大有26名獲此榮譽,其中外國教員18人,丁克生因連續服務滿10年以上,獲授「三等服務獎」。1947年丁克生回國。前前後後,他在華大工作了三十四年,為成都乃至西南的畜牧業改良和果蔬新品種推廣做出了開拓性的工作。有《南鄉子》贊曰:

1924年,丁克生由河南省教會引進一公一母兩頭體型高大、黑白花色的荷蘭奶牛。在他的細心調試下,這兩頭北歐奶牛與本地黃牛交配,到了第三代終獲成功。雜交奶牛適應性和繁殖能力強,產奶量高,每天產奶至少45杯。牛奶除了供應在華西壩執教的教師及其家眷,也開始惠及成都市民。

華大建校之初,校長畢啟等即在各個學舍中建有一個小花園,含運動場地如網球場和單雙杠等。牙醫學開創者林則網球技藝高超,是學生的勁敵。華大創辦者之一的英國人陶維新,弟弟陶維義曾為英國皇家空軍足球隊的優秀前鋒,入選英格蘭國家足球隊。因陶維義執意到四川傳教,不得已放棄加盟國家隊的豪情。但他並未捨棄心愛的足球。他在任廣益中學校長時,於1906年修建了四川第一個標準的足球場,並組織訓練學生踢足球,開啟了四川最早的足球運動。1924年成立的華西壩的足球隊,丁克生是創建人、場上運動員、場下教練。綠茵場上,體格健壯的丁克生,就像他鍾愛的那頭公牛,在學生隊中狼奔豕突,所向披靡,時常把學生隊打得無還手之力。他熱愛且擅長體育,除了農藝系專職教授丁克生,還兼任體育教員。短短數年間,足球在華西壩蓬勃發展。1941年華西協合大學足球隊,以5:2的大比分戰勝英國皇家空軍足球隊。1944年7月,華西協合大學足球隊又擊敗了亞洲球王李惠堂率領的東方足球隊,最終比分定格在5:1。兩場比賽,前者丁克生是裁判,後者是教練。

早上七點半我們在自己的宿舍也舉行了禮拜,佈道的主題是品格培養。佈道採用了寓言的形式——論磐石上的房屋建造。年輕的領導人以毫不遲疑的語氣再次告訴學生們:僅僅靠接受教育,以及擁有一些所謂的美德是不夠的,如果他們要想取得成功,必須首先建立起對基督教的信仰。

在成都,「現本城人口日眾,需要牛乳供給,日甚一日,因之從事於牛乳業者亦緣以增加而乳牛價值亦緣此上漲。普通鄉間乳牛,每日僅產四磅或五磅少量乳漿,乳牛之價值亦由八十元漲自一百元之譜;如系改良之牛,則可值一千五六百元之巨。鄉間若以為副業,實為致富之徑。」1942年,一篇介紹華大農業專修科的文章寫道:「丁克生先生私人經營之牛奶場,內有乳牛30餘頭,雞羊二百數十頭,均交給本科代為經營,藉便學生實習。並特約遣族學校牛奶場、厚生農場、富康農場,為本科學生校外實習場地。」

帶給成都的見面禮1913年丁克生來成都,就給這座城市帶來西紅柿、玉米和甜瓜等見面禮。種子落地,新苗茁壯,碩果累累。此後他一直關心農產品的引進、選育和改良,一類為關乎國計民生的如馬鈴薯、玉米、燕麥等糧食作物,一類是經濟價值高的無核橙、檸檬、柚、柑橘、桃子、麻皮蘋果等。有時,為達目的還不得不曲意逢迎。1927年9月26日,丁克生在致加拿大聯合教會海外差會的信中寫道:

他喜歡這片土地,對工作有激情,喜歡學生,也贏得學生尊敬。他是一名堅定的農學傳教士。1927年9月26日,他在致加拿大聯合教會海外差會阿納普的信中雲:

1945年燕京周刊刊登的廣告

丁克生(中)等與引進的澳洲黑良種母雞。

岱峻:富蘭克·丁克生改變了川人的生活方式

丁克生還進行奶山羊的改良試驗。1934年,他與華大生物系畢業生李明良、黃勉等合作,將從瑞士漂洋過海而來的3隻純種吐肯堡山羊,改良成為奶山羊協會新成員,使之與本地羊進行雜交。1942年,美國贈送宋美齡東列巴萊羊數只,也轉託華大交丁克生他們飼養。金大單壽父的女兒單明婉回憶,「當年牛奶多半都被洋人和美國空軍購買,價格令人咋舌,即使訂上一點也不夠一家飲用。我家租住在駱園,鄰居有金大生物系主任陳納遜,是動物學博士,我家和陳家搭篷養羊,擠羊奶喝。一次因貪玩,我們牧羊時將五隻羊脖子上的繩子扎在一起,誰知它們竟齊心地往一處奔走了。」陳寅恪先生的小女兒陳美延,也在家附近的廣益學舍空地上養了一頭麻羊,是不是本也打算擠奶飲用?

丁克生的弟子門生中,最傑出的農學家是張明俊。他本是成都北郊新都斑竹園農家子弟,18歲時進入華大當勤雜工,閑暇時給大學部清洗、製作各類動植物標本,自掙學費上中學。丁克生對他觀察良久,后一面輔導他自學,后又推薦他到華大生物系半工半讀。張明俊多次深入川西北高原,考察動植物資源分佈,在松茂和康巴地區,掌握了魚類、兩棲類、爬行類、鳥類等各種動植物資源,採集到包括熊貓皮在內的各種動植物標本數千件。他還創辦了一個「明明果園」,培育出了四川最早的水蜜桃。丁克生從海外帶來的無核蜜桔、蟠桃、臍橙、檸檬和櫻桃等水果,還有西紅柿、包心菜、花椰菜等蔬菜,都曾在「明明果園」栽種繁育,再傳到四川各地。後來,張明俊留學美國,畢業后從美國帶回幾株優質蘋果樹苗,回到華西壩育苗100多株,帶到川西北。幾經改良后,蘋果終於在四川找到最適合生長的自然條件,結出果實色澤紅亮,下端有三個乳頭狀隆起,甜香味濃,如今已是康巴地區的優質名特產品。而張明俊也應了那句俗話「師高弟子強」,成了華大生物繫系主任。

「哎呀,踢得凶,害怕。」「喊老李揀一個瓦片,刮他的頸項。」

1941年春入學后,在學期末我同一位本系同班同學張莎到「學生公社」申請暑期工作。得到了在暑假中為華西大學農科主任丁克生先生調查成都四郊蘋果園業經營狀況的工作。丁克生先生請卜凱先生指導這項工作。當時,他已經與賽珍珠離婚幾年,單身住在丁家二樓上。丁家是一所帶院子的西式小樓。每逢我們去,丁太太就拉着長聲叫:「Lossing,伙子們來了。」這「Lossing」就是卜凱先生的小名(中間名)。

「怕他踢人,不敢去洗。」「已經餵過兩天,不怕得,該不得踢人。牛兒子栓來,挨倒大牛的腦殼。」

1941年,成都華西壩竹林院丁克生邀請與妻子賽珍珠已解除婚約的卜凱,與自己一起居住。丁不足1.6米,卜凱則有1.8左右,兩人一個高一個矮,走在一起,像琴鍵上的黑白鍵,相映成趣。金大農經系新生白永達回憶:

本校丁克生君熱心改良四川乳牛,工作已垂十五年矣。溯自民國十三年運來荷蘭奶牛二頭,與本地乳牛交配后,迄自今日被改良之乳牛已達一百五十頭之多。現此地純種荷蘭乳牛,除最初運來的二頭外,蔣夫人有數頭在此,產奶甚多……

1842年,由西方傳教士和外交、商貿人員將黑白花奶牛引入閩越廈門、泉州、福州一帶飼養,嘗試與閩地黃牛雜交,培養出主要供擠奶用的良種奶牛。1879年,傳教士肖神父在上海浦東設立奶棚,飼養奶牛40頭。但那時奶香味遠未飄到巴蜀。1919年,華西協合大學開創者之一的加拿大醫生啟爾德給學生編寫的四川話與英文對譯《華西初級漢語課程》最後一課,就叫《喂牛》:

按照出埃及記所敘,摩西將把猶太人帶到一個「流着牛奶和蜜的地方」。而進入中土,「在西方人眼裡,餐桌上沒有麵包、黃油和牛奶,不算是完整的一餐」。中國人對牛奶「具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厭惡」。農人養牛,從不以產奶及加工乳製品為目的。《成都通覽》記,「牛,鄉間所喂者,為耕牛,有水牛、黃牛二種。黃牛則負米入城。省城、皇城壩、東西御河沿之千百成群者為菜牛,屬以供食品者,均自外來。」

丁克生給四川人帶來的見面禮西紅柿,也成了川菜中的佳肴美味。1943年初,時在南溪縣李庄的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主任李濟,應四川省教育廳廳長郭有守之邀,到成都調研成都王建墓(永陵)發掘工作。其時,梁思成寫信給李濟,問詢永陵發掘情況,並囑專程去華西壩,索要些西紅柿種子。那時國人以為西紅柿(時稱番茄、洋海椒),維生素含量高。而梁思成夫人林徽因患肺病正躺在床上,急需紅番茄中的鉀元素、蘋果酸、胡蘿蔔素、番茄紅素補充營養。

一天午飯時,舍監鄒海帆老師到食堂告訴同學們,說丁克生舍長將在下午三點約集無課同學,在禮拜室開會。他還透露,說是丁老師有意規定每周日上午大家在宿舍作禮拜;還說其它宿舍和另幾所友校,都沒有這項規定。當然,丁老師這項主張,不僅絕大多數同學不贊成,就連信奉基督教的同學也不滿意。於是,各桌吃飯的同學,紛紛議論並想出一些辦法,以便在開會時有禮貌地加以反對。等到開會時,丁老師說了許多作禮拜的好處,可他說的那些理由中,倒給了大家以巧妙反對的借口。他說中國自來尊重國民信仰宗教的自由,對外來宗教也同等對待。等他說完,我們幾個文科同學就說,丁老師的主張很好,理由也正確又充分,我們全國都有文廟,許多學校也掛有孔夫子像,要是我們宿舍禮拜室里也掛上,豈不很合適嗎!回族的馬家榮同學也搶着說,我信奉回教,希望也掛上安拉的像。其它同學也有說我國信奉佛、道兩教的國民更多,學校也開有佛家哲學、道家哲學課,也該掛釋迦牟尼、李老君像。

「擠得有幾杯了?」「才攏歸一,有十三杯。」「可以端進來濾,濾奶子的帕子,濾一回洗一回。」

1938年3月,華西協合大學收到紐約動物協會的信函:「希望得到一隻大熊貓幼仔,如果可能的話最好是一對幼仔。」華大和與紐約州立大學是友校,從1934年起在頒發華大畢業證書時,即代授紐約州立大學學位。故華大很重視此項請求。生物系教授丁克生負責此事,他托博物館館長葛維漢代為尋找。葛維漢數年在岷江上游山區進行考古調查,結交了不少原住民,他寫信給一個山裡獵戶。數月後,收到回信:「熊貓好了,你們來拿。」不久,丁克生夫人赴灌縣帶回一隻活潑可愛的大熊貓幼仔,為之取名「潘多拉」(Pandora),寵養在華西壩自己家中。華大化學教授陳普儀因公赴美,丁克生委託他把熊貓潘多拉帶到美國。潘多拉在陳普儀的精心照料下,乘飛機到重慶,由重慶乘船經上海至香港,再搭乘海輪遠渡重洋到達舊金山。途經夏威夷時,當地為大熊貓舉行了盛大歡迎儀式。作為第一隻來到北美的大熊貓,潘多拉脖子上掛了一圈花環,如同烽火連天、山河破碎時走出國門的和平使者。據記載,潘多拉於194l年5月13日去世。1937年至1946年期間,華西壩先後圈養過16隻大熊貓,可以說是全球第一個大熊貓圈養基地。丁克生夫婦可謂成都最早的熊貓養護使。

面對這群振振有詞的學生,丁克生一言不發,低頭走出禮拜室。這下闖禍了,學生們心想。一小時后,大家到食堂吃晚飯,發現丁克生若無其事地在廚房檢查飯菜。他笑嘻嘻地告訴那群同學,飯菜乾凈,請放心食用。

1932年,丁克生舶來的29種柑橘樹和蘋果樹,與本地果樹嫁接,收穫頗豐。在1934年的花會上,有6萬余株蘋果苗在市場上出售。如今阿壩的小金蘋果、涼山的鹽源蘋果,正是當年從華西壩走出的種苗。丁克生與同事試驗和開發的蔬菜新品種,也都獲得成功。當時華大農場逐步擴展到90畝,還在校外租賃管理10多畝果園。大學的果園、苗圃、農牧場,成了廣受歡迎的實驗推廣站。

(本文原題《造福巴蜀餐飲 攪動成都綠茵》,原有腳註,此處刪略。)

一次,幾個美國專家訪問河北定縣,他們驚訝地發現那裡的土雞一年只能下68個蛋,且個頭極小。正在此地推廣鄉村改造運動的晏陽初博士說:「中國的母雞已經下了三千年的蛋,它們大概是太累了。」丁克生未必知道這個故事,他於1935年引進來杭、落島紅、澳洲黑等優良母雞,與本地良種雞進行雜交改良后,所下雞蛋比原來增大近兩倍,產蛋量也提高96%。

今天我們和「偉大的」劉(文輝)將軍出去吃了晚飯。……劉將軍的變化非常之大,想想看,他去年都還被指責為排外人士呢——至少,他確實沒有對我們表現出多少熱情。眼下,我正在努力激發他建造一間新式乳品廠的興趣。他是個守財奴,在他腦子裡,除了隨時惦記着推進他的軍事計劃,似乎就裝不下別的東西了。然而目前看來,他的思想至少有了一點「解凍」的趨勢,如果他被我們「趕着鴨子上架」,對我們的乳品加工改進計劃鬆了口的話,那我們的小謀略就算是取得了大成功。

富蘭克·丁克生(Frank Dickinson),1888年出生在英國,文學學士、理科碩士、神學博士。年輕時,他是一位有影響的鄉村牧師。1906年,作為教會實習生,他在加拿大紐芬蘭度過兩年時光。1913年,從加拿大蒙特愛立森大學畢業,受加拿大英美會派遣來到中國。他先在四川彭縣從事傳教工作,之後進入成都華西協合大學(以下簡稱華大)。

「用煮奶罐把奶子坐開。回回用這個罐子,就不得把奶子煮糊。奶子煮開了,就擱倒涼快的地方晾冷。」

他是一個牧人,希望把所有學生的手都交給上帝;但學生不是羊羔,或許會耗損他那堅如磐石的自信。原華大學生郭祝崧回憶:

丁克生還在自家宅園嘗試培育不同品種的檸檬,一為1922年從北方傳來的北京檸檬,一為1924年從美國引入的尤力克檸檬。此後,西蜀始種檸檬,「以尤力克檸檬為主,主要分佈在龍泉驛區,雙流縣有2萬株,金堂縣有1萬株,青白江、金牛區只少量栽培。」1929年,在丁克生鼓勵下,華大安岳籍醫學生鄒海帆,把美國尤力克檸檬樹引回安岳龍台老家栽種,此後檸檬便在安岳紮根,開花結果。也被一些農戶移植,用作觀賞、鮮食和藥用。到上世紀50年代安岳廣為繁殖,而今已成為全球檸檬主產地之一,甚至漂洋過海銷往歐美。

1939年,在丁克生(右三)指導下,華大學生學習奶牛的鑒別知識。

這位矮墩墩的「安心」教授不光豐富了川人的餐桌,還改變了川人的生活方式。上世紀初,當現代體育運動在成都開始時,一位路過球場的夫子曾滿腹狐疑:「如果必須把球從這邊打到另邊去的話,這些『洋人』為什麼不雇苦力來干呢?」此段子廣為流傳,雖無可考。但丁克生的確助推了華大乃至成都的多項體育運動,把西方多種運動項目引進到四川,球類如籃球、網球、排球、足球,田徑有賽跑、跳高、跳遠等。

「牛跟牛兒子,牽回來了。」「大牛拴在牛圈頭。牛兒子,放兩天,盡他吃奶子。大牛,每天要喂幾十斤草,又要喂兩升麩子。這下子,兩天過了,可以把牛牽開。趙興順,你來看倒我擠奶子。看過幾回,看你學得會嗎?可以端一盆乾淨溫熱水出來。又要乾淨帕子,可以把奶包、奶頭洗得乾乾淨淨的。」

英國牛仔與熊貓保姆對牛彈琴,是彼時華西壩最美的風景。而那些黑白花奶牛旁,一個矮墩墩的英國牛仔,那就是丁克生。

今日关键词:小S谈范玮琪被骂